首頁 > 科技 > 互聯網

大米也能“數字化”?無人機、新技術讓草原大米徹底翻身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人比人活不成,貨比貨都得扔,米比米道行深。

之前,就因為貢米“身份”,黑龍江的五常大米名震天下,到處被人搶購,以至出現大量仿冒,“十有九假”,直到最近兩年,這種勢頭才被遏制。

但很少人知道,同樣處于“黃金水稻帶”,內蒙古興安盟出產的“草原大米”,品質絕不輸五常大米。

興安盟大米的主產地在科爾沁右翼中旗(簡稱“科右中旗”),當地晝夜溫差大,農作物通風好,水稻病蟲害發病率低,再加上雨熱同季的氣候條件和豐富的水資源,讓大米口感綿軟、香甜,更蘊含豐富的有機質。

可惜的是,科右中旗雖然有良田千頃,但長期沿襲傳統、分散的小農模式,農民靠天吃飯,自種自收,只能解決溫飽,卻無力進一步致富。

結果,缺乏標準化生產體系,沒有品牌和銷售渠道,這樣種出的大米只能被當作1.2-1.3元/斤的官方儲備糧,白白浪費了當地難得的水土資源,也讓群眾致富的希望渺茫。1988年開始,科右中旗被定為國家級貧困縣。

沒錯,農業規模大、痛點多,正是機會所在。用馬云的話說:綠水青山,完全可以變成金山銀山。扶貧、脫貧、致富,只要方法用對,就能事半功倍。

于是,去年9月,阿里巴巴農業團隊與科右中旗政企簽訂合作協議,共建“數字農場”示范基地。其一,包銷4萬畝當地優質水稻,通過阿里線上、線下各渠道銷售,提升興安盟大米品牌;其二,阿里脫貧基金將幫助農場鋪設農業物聯網設施,通過新技術升級水稻種植方式。

其本質是,用消費互聯網帶動產業互聯網,用產業互聯網給力消費互聯網——市場增長不靠人口紅利,靠創新紅利;銷售模式不用流量驅動,用口碑驅動,新興技術不打概念,打落地。

以此,貫通耕種、管理、收購、物流、貿易等全價值鏈,實現各環節的數字化改造,從根本上提升產業效率,完成產業進化。

這樣,草原大米找到數字化生存的依靠,完成供給側改革,站上消費升級的風口,才能像《聚焦》說的:“改變顧客對品質的認知,影響他們的選擇。”

展開全文

之后,袁隆平口中的“畝產一千斤”就會變成馬云口中的“畝產一千美金”。

一句話,做傳統農業的清道夫,新農業的帶路人,握住比特世界的賦能之手,獲得互聯網基因,興安盟的草原大米再沒有低人一等的焦慮。

先破后立

老話說:不破不立,大破大立。如今的互聯網時代,創新不斷,變化萬千,按《鄉土中國》的說法:劇烈的變遷中,習慣是適應的阻礙,經驗等于頑固和落伍。

毫無疑問,大米作為主食,是國人消費的必須品,市場規模超過7000億元,但中低端大米就有6600億元,若不能擺脫“中低端”的標簽,就只能陷入同質競爭的“紅海”,在低價、低毛利的市場中循環,不能自拔。

而有報告顯示,今年高端大米的銷售額將超過300億元,并在5年后倍增至600億元。大眾消費正由“NEED(需要)”向“WANT(想要)”再向“VALUE(有價值)”三級跳,品質消費成為主流的消費理念,消費分級成主流的消費趨勢。

按照“投資女王”徐新所說:消費者變了,所以,渠道變了,競爭格局也變了。

科右中旗一位企業家告訴小郝子:過去,米農們背著大米樣品全國跑,費時費力費錢,很多人還要被迫接受各種各樣的潛規則,給線下渠道繳納40-50萬的進場費,即使這樣,可能半年才搞定一家超市。

另外,也有人咬牙投入電視廣告,期望塑造品牌,可惜沒有系統的打法,賠本也不能賺吆喝,吃得苦中苦,換來心中堵。

是的,沒有超能力,也沒有鈔能力,平凡米農和致富夢想之間,還隔著無數成本的距離。

可如今,草原大米接入阿里巴巴經濟體,沒有超市那樣的苛捐雜費,直接登陸天貓超市等網上平臺,同時,搞定大潤發、盒馬等線下渠道,它一夜之間同步到大潤發300多家門店。

“建立這些渠道,是基于阿里數字農業的應用,而不是基于阿里的面子。”阿里巴巴大農業發展部專家章新光解釋道。

而在去年雙11,阿里還派專人前往興安盟駐扎,貼身解決生產、運輸、網頁設計、售后等問題,讓草原大米新品獲得天貓主會場資源,為它贏得20萬人次關注,銷售也突破1.6萬件。

此外,快手第一主播“散打哥”直播助農,不足一分鐘賣掉20多萬斤大米。再加上淘寶網紅“薇婭”、星光大道總冠軍劉大成給力,4月底兩次直播,引導社會力量關注扶貧攻堅,經此一役,興安盟大米直接銷量超過60萬斤,成功逆襲為地標性品牌。

無疑,真正做到“品(牌)效(果)合一”,遠勝單純的廣告“撒幣”。

一切就像《商業的本質》描述的:“商業是探求真實,建立互信的過程”。探求買賣的真實,要有技術;與消費者建立互信,依靠伙伴。剩下的,你只負責精彩,老天自有安排。

搶攻高地

當然,搶占用戶心智,種草、拔草只是開始,更關鍵的是,掌控供應鏈“金剛鉆”,搶攻行業高地,這樣才能“不離日用行常內,直造先天未畫前”。

畢竟,要讓一個行業完成“數(據)智(能)化”升級,形成一套“商業操作系統”,不能只依靠某個環節的高能釋放,它必須是所有基礎設施的數字化改造、互聯互通、高度協同,以合力帶動整個社會生產方式的變革。

過去,O2O的失敗就在于只想著打開營銷通路,解決流量問題,結果,要么像萬達、騰訊、百度拼湊的“飛凡電商”,不了了之;要么像上門按摩、做菜等垂直應用,一敗涂地。

所以,在草原大米的種、管、收等環節,政企、農民、阿里要共同協作,將傳統小農業轉變為現代大農業,既要高科技,更要接地氣。

比如,在選種階段,阿里根據消費數據,按照男女老少喜歡的米質,再結合當地氣候,安排合適的水稻種子。之后,聯合企業為農民提供種子,統一育秧、種植。稻花香品種積溫不夠,有共建大棚,遇到問題,有技術幫扶。

然后,引入田間智能氣象站、智能節水灌溉等設備,組建物聯網,部署AI邊緣計算服務器,實時監測、分析田間環境、氣象、水稻長勢、物候期等,更科學地灌水、除草。

再加上無人機巡邏,紅外光譜識別各種病蟲害及其分布,可以精準地噴灑低毒、低殘留農藥,5-10分鐘,8-10元錢就能搞定一畝地。

待水稻成熟,阿里和加工廠溢價5-10%收購,避免谷賤傷農、奸商壓價。品種升級后,收購價從1.3元/斤漲到1.7元/斤,米農多掙230元/畝,平均下來,每戶每年增收近萬元。

因為過去產出的大米市面價為1.95元/斤,而現在的草原大米可以賣到4.9元/斤,溢價超過兩倍,加工廠、流通商都有利可圖,自然愿意籠絡米農,高價收貨。

最后,菜鳥網絡為興安盟大米搭建從田間到餐桌的集群倉,幫助農戶物流成本降低一半,提升20-30%的物流時效。這樣,無需政策性補貼,大米也能順利進入市場流通。

可見,“數字農場”下,供應鏈各環節操作得法、分利得當,成本更少,效率更高,“憑感覺、靠經驗、拼運氣”成為歷史,所有過去的喪,都被技術治愈。

在此基礎上,草原大米就能保證品質一致、產出穩定、口碑不崩,反向加持品牌和銷售,讓產、供、銷循環獲得馬太效應的“好者更好”。

正如馬云所說:要贏得市場,得靠創新,而不是預算;要獲得利潤,得靠技術,而不是規模。

今年初,科右中旗正式“脫貧摘帽”,而“鄉村振興”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興安盟大米的崛起,正是全旗的希望。

沒錯,數字農場的第一槍已經打響,于農戶,立身、立命,于當地,立品牌、立格局,如此,農業有深度,商業有溫度,未來更有開闊度。

現在,這種模式正在全國各地復制,用不了多久,草原大米之外,一大波高能新品來襲,到那時,五常大米還會好嗎?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本文地址:http://www.kxfecq.live/tech/hlw/3578.html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熱點資訊

http://www.kxfecq.live/

統計代碼 | 京ICP1234567-2號

Powered By 熱點資訊

狂野亚马逊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