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互聯網

人工智能時代的企業文化轉型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本文閱讀時間:13分鐘)

編者按:上周,以“愛創新、智同行”為主題的微軟亞洲研究院創新論壇2019在北京圓滿落幕。在圓桌討論環節,來自新一期“創新匯”成員企業——上海儀電集團、遠傳電信和我愛我家的企業代表分享了各自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中,企業所經歷的陣痛與突破。

從左至右:潘天佑、蔡小慶、井琪、謝勇

主 持 人

潘天佑,微軟亞洲研究院副院長

座 談 嘉 賓

蔡小慶,上海儀電集團總裁

井琪,遠傳電信總經理

謝勇,我愛我家集團董事長兼CEO

主持人:首先,我想請三位嘉賓簡單介紹一下企業今天的情況。

蔡小慶:上海儀電(集團)有限公司是一家老牌國企,它的前身是上海市儀表電訊工業局,上海儀電正式成立于1960年1月,差不多有60年的歷史,很多上海乃至全國家喻戶曉的品牌從這里誕生,并曾經占到全國這個行業的半壁江山,改革開放后,我們有200多家與世界500強企業的合資公司。

目前,我們有三大主業:一是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與電子制造高度結合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產品,二是商務不動產,三是非銀行金融服務, 我們希望能聚焦以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為特征的新興產業,包括面向客戶企業的IT服務,面向政府的數字城市,幫助政府和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這是目前我們正在努力的地方。

展開全文

上海儀電集團總裁蔡小慶

井琪:遠傳電信在臺灣地區電信公司中排名第三,臺灣有所謂的三大二小。我們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在消費者和企業客戶方面都做得很好。而遠傳員工都是使命必達、很勤奮又任勞任怨。遠傳電信轉型,除了傳統電信公司的電信服務和手機業務,早已開始為企業客戶做解決方案。臺灣的移動服務營收一直在往下走,但因為臺灣很早就是無限量很便宜的電信環境,所以雖然手機的數據使用量在上升,但營收不會隨著增加。我們希望5G會帶來一些改變。今天我們轉型要“超越電信”,除了傳統電信服務,對于數字服務在消費端我們有影音、音樂、電商等服務,在企業客戶端從傳統的IT、ICT更轉到了IoT領域。遠傳一直強調5G“大人物”,代表大數據、人工智能和物聯網的技術能量,我們現在一直在按這個來進行布局為我們企業客戶提供更先進的服務。

謝勇:我愛我家2000年從第一家中介門店開始起步,經過19年的發展,今天在國內18個城市有3200多家門店,5萬多經紀人,業務涵蓋新房、二手租賃、房屋資產管理,以及海外業務。我們為客戶提供以居住為核心的全生命周期服務,愿景是“讓居住更美好”。

主持人:接下來我們來談轉型,我想先請教井琪總經理,我今年給貴公司遠東集團董事長拜年,董事長貼的對聯是“數位轉型啟動能,基業常青有新智”。遠東集團不光有遠傳電信,還有百貨、石化、航運等等業務。我想知道整個集團正在如何做數字化轉型?

井琪:我們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先生是非常重視科技和轉型的。企業在講轉型的時候,從上而下的領導力是很重要的。他對新技術一直很愿意多學多聽,想的都是如何創新,如何把集團帶往創新之路。集團里遠傳是科技業,其它是由傳統產業起家,所以遠傳電信是幫助遠東集團的一個創新轉型的引擎。譬如遠傳和集團的紡織公司也正在做AI的智能驗布試驗。一般人學習紡織驗布需要一年才能勝任,但一年到了就需要換個任務,因為驗布對眼睛有很大的損耗。所以AI在提高生產力和職業保護中就可以有新的應用空間,另外集團的水工廠也正在試驗用AI驗鋼球取代目測。所以我認為AI技術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的。不但是我們遠傳自己在做數字化轉型,董事長對集團的其他產業也在強調推動轉型,這就是領導力,是自上而下的要求和期待,而集團每個公司的總經理也都是使命必達的。

遠傳電信總經理井琪

主持人:最近,微軟亞洲研究院與上海儀電集團共同成立了微軟-儀電人工智能創新院。我想請蔡總聊一下對人工智能創新院的想法,它能為長三角帶來什么樣的改變,為集團本身帶來什么樣的改變?

蔡小慶:上海儀電集團和微軟對人工智能創新院都有很大的期待。我們跟微軟合作的歷史非常久,旗下很多公司跟微軟的合作都有20年的歷史。當然,原來僅僅是微軟產品的銷售和服務。我感受到微軟越來越開放,越來越賦能,我們非常堅決地執行微軟“移動為先、云為先”的戰略。當然這還不夠,在中國,客戶需求越來越多樣化、越來越個性化。在數字化、網絡化之后,企業對智能化的需求越來越迫切。我們與微軟合作幫助企業進行數字化轉型。

現在,政府對智能化的需求也非常強烈,我們幫助上海市政府打造了大數據中心,把所有政府部門的1360多個系統上云,這是一個非常浩大的工程。上海作為超大型國際化大都市要率先實現城市管理和社會治理的精細化。如何實現精細化?就要依靠信息化手段,尤其是AI技術。我們在幫上海市政府做頂層設計,包括城市中腦,從IaaS平臺到PaaS平臺的實施等,這更需要智能化,需要企業有更多的能力,我們自身是遠遠不夠的。我們覺得微軟亞洲研究院“創新匯”的理念非常好,擁抱數字化轉型,用技術創新推進產業升級,實現合作共贏。

原來我們認為微軟亞洲研究院是在象牙塔里做基礎研究,后來我們發現微軟亞洲研究院可以幫助我們的行業企業解決應用落地的問題,并且微軟的技術非常豐富,我們希望把微軟的技術和我們的行業經驗結合,解決AI落地的最后一公里。

主持人:接下來我想請教我愛我家謝勇董事長,作為一家房地產經紀企業,我愛我家數字化轉型的愿景是什么?這個過程中又會碰到哪些阻力?

謝勇:我愛我家是非常純粹的為客戶提供服務的房地產經紀公司。實際上,數字化轉型是我認為的必由之路,從內部來說,無論是中層還是高層,都迫切地希望能夠通過數字化的方式推動進一步的提升,所以我們內部是不抵觸的,矛盾在于在轉型過程中的投入,我們公司有400多名IT人員,對于IT或者是信息化建設來說還是遠遠不夠的。我們為國內居民提供房產交易服務,會累積大量居住相關的大數據。我期望在10年后,我愛我家控股可以在集團數字化戰略指導下推動大數據平臺的業務發展方向,有效利用我們現有的優勢,為市場提供具有指導性的產品與服務,這是我們整個集團愿意去努力的方向。

我愛我家集團董事長兼CEO謝勇

主持人:我愛我家有5萬名員工,都在第一線為客戶提供服務,有沒有人擔心AI會讓他們失業?

謝勇:首先,我們從事的是居住服務的行業,我們的產品有特殊性,房子是客戶的,買家和賣家都是我們的客戶,房子是非標產品,買家的情況、賣家的情況都不一樣。我們不怕大數據、AI會顛覆我們的行業,經紀人服務有非常高的存在價值,我們恰恰非常期待能運用大數據或者AI,幫助整個行業提升效率,縮短賣家賣房子的過程,或者早點幫買家買到令他們滿意的房子。

主持人:井琪總經理,創新匯第二期26家成員企業中只有你們一家是電信企業,5G會導致很多業務都必須做出改變。您能不能談一下5G出現后,遠傳電信不得不做的改變?

井琪:5G物聯網就是萬物相連,它是最底層的連接,這是我們電信公司的主業。我們要提供這樣的連接服務,可是今天賺錢的不再是連接,而是在上面能長出來的應用。我們希望在5G提供這么低時延、海量、高速服務的情況下,有更多的應用會發展出來。

可是,我個人對5G的看法是,對于消費者來講,5G不會馬上帶來太多的改變,因為4G的速度已經足夠快,現在能用手機做的東西已經非常多了,大家不會對5G有什么更強的需求,再加上5G手機的成本一開始仍然會比較高。

而在企業客戶端,5G可以提供更多的應用場景,尤其是對于邊緣設備,物物相連時信息上傳的速度就很重要。所以我覺得5G在企業客戶端解決方案方面會有更好的發展。事實上,這與我們遠傳電信對于5G“大人物”的愿景是一樣的,我們跟微軟合作就是希望加強這方面的能力,因為我們看到企業客戶端是一個新的藍海,而不是跟消費者每個月收幾百塊錢費用的紅海。企業客戶去年占我們整個營收的16%,將是我們遠傳電信很重要的成長引擎。

主持人:微軟是數字化轉型的先行者,大家覺得《刷新》這本書看起來輕描淡寫,其實轉型是非常痛苦的。微軟文化中的“成長性思維“,就是要推翻自己的過去,就像薩提亞常說的,這個行業不會尊敬傳統,只尊敬創新。我想請教上海儀電的蔡總裁,國營企業在我們的印象中步調會慢一些,可是我和上海儀電接觸后覺得你們真拼,你是如何讓大家有繼續成長的驅動力的?如何讓他們有持續性成長的思維?

蔡小慶:這是非常好也非常難回答的一個問題。確實,轉型是非常痛苦的,我們經常說一句大實話,“不轉型就等死,轉型就是找死“。我們也看到在這二三十年中,無論世界怎樣變幻,微軟始終站在前面,并且重回第一,這是非常不容易的。剛才提到薩提亞的《刷新》,我們看了以后,在開放、包容、協作、實現變革上有很大啟發。上海儀電是一家歷史悠久的公司,也是一家與時俱進的公司。我們行業的競爭非常激烈,而且生命周期很短,比如無線電、半導體的變化都特別大,從電子管到晶體管,每一個年代我們都經歷過。所以我們的基因中始終有著變革的因子,我們必須要變。尤其是進入互聯網時代后,微軟始終說,不是要顛覆行業,而是要提供信息化的服務。

再說到所有制,在人才競爭這么激烈的時候,國有體制和機制存在天然的不適應,但我們還是想努力地有所改變,要活下去,最好還能過得好。

主持人:企業轉型最大的阻力可能是領導人,因為他通常是過去成功的那個人,會傾向于復現過去成功的方法。所以最后我想請三位發表的是,你怎么確保你是企業里創新的推動者,如何讓自己在轉型的過程中永遠走在前列?

謝勇:我愛我家是我們2017年收購的,所以我沒有固有的思維方式。我以前是做投資的,我一直在關注創新科技,這是我非常喜歡的領域。我愛我家的一個宗旨是,把提升客戶服務品質放在一個不變的追求上。所以在這個原則指導下,我們一直在做技術創新,我們希望各個方面的科技工具或手段的加入,能對企業運營進行有效的提升。

實際上,對于如何不讓自己成為行業或公司的阻礙者,我還是很勤奮的,而且我努力地學習新技術。比如去年我們做3D拍攝,做3D和VR技術的公司很多,但如何在保持質量的情況下把一套房子的拍攝成本從200元降到30元,這是一個比較有挑戰性的問題,我們最后擁有了這個技術的專利權。我自己對技術的探索是有敏銳度的,我們內部也一直有頭腦風暴,避免公司內部的思維固化。我也一直說不要老是埋頭干活,還要抬頭看看天。我們與微軟合作后,在拍攝3D看房的同時也把量房的數據采集完了,誤差也非常低。這一年我們在語音質檢、智能問答、智能選房、電子簽章上,科技化進步都比較明顯。

井琪:我之前在ATT,他們幾年前就開始做轉型,所以我也看到了大公司在轉型的過程中犯下的錯誤,不只是科技層面,還有人和組織的層面,對轉型來說都是很重要的決勝要素。我應該不是一個阻力,而是推動力。我們公司的員工會感覺我有不一樣的地方,這可以給大家一些沖擊,帶來一些不一樣的思考。所以我覺得要讓自己能夠引領創新,當然要多聽多讀多學,另外,年輕人的想法真的和我們這一代有很多不同,我發現要走出去,多了解基層,多了解不同的世代和族群的想法,我覺得把新的創意帶進公司就是一種動力,保持開放的態度是很重要的。在各種科技方面我們與強者同行,與智者為伍,我們與微軟這樣的大公司做跨業跨領域的合作,這也很重要。

蔡小慶:偉大的CEO可能是一個企業再生的英雄,也可能成為阻礙它改革的罪人。我覺得很重要的一條是,洪小文院長的導師Raj Reddy有一句著名的話,“我不贊成你,但我支持你去做“。對我們來說是一樣的,時代在變,技術在變,商業模式也在變,永遠不要犯經驗主義的錯誤,不能墨守成規、抱殘守缺。CEO要有開放的心態,甚至要有把自己“放空”的能力,要能支持新生力量去做一些嘗試。但另一方面,在現在這個時代,各種商業模式的創新也是魚龍混雜的,CEO要對商業的本質和邏輯有一些把握,對到底是真創新還是偽創新、是否可持續有自己的判斷,這樣才能保證轉型的成功。

主持人:我相信所有的創新和轉型都是不易的,非常感謝三位嘉賓帶來的關于數字化轉型的分享。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本文地址:http://www.kxfecq.live/tech/hlw/3576.html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熱點資訊

http://www.kxfecq.live/

統計代碼 | 京ICP1234567-2號

Powered By 熱點資訊

狂野亚马逊怎么玩